參考消息網10月27日報道 外媒稱,截至9月30日的三個月中,巴西航空工業公司交付的公務機僅為15架,去年同期為25架,上一季度為29架。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這個世界增長最快的公務機市場陷入了停滯。
  據英國《金融時報》10月27日報道,在巴西總統大選之前,巴西人很少再談論其他話題了。但對巴西航空工業公司(Embraer)的首席執行官弗雷德里科•庫拉多(Frederico Curado)而言,值得關心的是1.1萬英里(合約1.77萬公里)之外北京的政治局勢。
  庫拉多站在鳥瞰聖保羅金融區的辦公室里表示,自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其反腐行動中開始打擊鋪張浪費以來,中國這個世界增長最快的公務機市場陷入了停滯。
  他說,“衝擊來得既劇烈又突然。”他補充道,中國國企高管以及政府官員不再包機了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他說:“我們從銷售額上感受到這一點,每個人都感覺到了。”
  幾天前,Embraer公告稱,其待完成訂單額達221億美元,為歷史最高值。Embraer是世界上營收額排第三位的商用飛機製造商。然而,好消息或多或少被今年三季度令人失望的飛機交付量——尤其是私人飛機交付量——沖淡了。私人飛機的營收額約占該公司總營收額的20%。
  截至9月30日的三個月中,Embraer交付的公務機僅為15架,去年同期為25架,上一季度為29架。
  庫拉多說,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,私人飛機市場出現了分化。儘管世界各地的超級富豪和關鍵美國市場的大公司為較大型、較高檔私人飛機的需求提供了支撐,但小型私人飛機的銷量直線下降。
  不過他認為,私人飛機市場已觸及“谷底”。Embraer在這個行業與加拿大的龐巴迪(Bombardier)等幾家對手展開競爭。他說:“我們已看到平緩、相對較慢的複蘇,但起碼趨勢正朝著好的方向發展。”他補充道,跟中國的高管不同,美國高管仍認為乘坐私人飛機具有成本與安全優勢。
  不過,擔心從中國消費習慣到美國公司行為的一切事情,對一家巴西公司來說是一種少有的榮幸。巴西是目前世界上最封閉的經濟體之一。巴西很少公司像Embraer那樣把業務拓展到世界許多地區。
  庫拉多說:“我們在巴西是個很突出的例外,因為巴西大多數的工業公司基本上依賴於國內市場——我們不是這樣。”在巴西預期經濟增長率僅為0.3%的今年,這一點體現出了較以往更大的優勢。
  Embraer今年上半年的銷售額達30億美元,比2013年同期增加14%。凈利潤達2.54億美元,是去年同期的9倍多,一年前該公司凈利潤受到了稅費問題的衝擊。
  庫多拉說,目前Embraer約85%的銷售額來自海外,今年在美國市場的營收額預計將首次達到約10億美元。
  本月,Embraer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墨爾本市的新裝配廠破土動工,該廠將生產Legacy公務機。這標志著Embraer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(Nasa)航天飛機項目原所在地區的營運面積將擴大一倍以上。
  9月,Embraer也完成了首架為美國生產的“超級巨嘴鳥”(Super Tucano)軍用飛機,這是該公司全球擴張計劃的核心內容。去年,美國批准了由Embraer向其提供20架“超級巨嘴鳥”的訂單,成為該公司與美國空軍達成的第一項合同。
  庫多拉說,軍用飛機已成為近幾年Embraer業績增長的一個關鍵推動力,這一塊的營收額目前占到總營收額的20%,而商用飛機營收占比為60%。
  然而,儘管國際擴張帶來了更大機遇,這也使Embraer不得不在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里與世界上的一些頂級公司展開角逐。
  庫多拉說,到2020年,日本三菱(Mitsubishi)的新機型MRJ預計將在地區噴氣式飛機市場上占據重要的一席之地,並與Embraer展開直接競爭。
  對於100座以上客機的市場,Embraer也花了好幾年時間研究是否可能打破由空客(Airbus)和波音(Boeing)構成的事實上的雙頭壟斷,但認為沒有機會。庫多拉表示,沒有一項技術突破來“顛覆”市場的話,他認為基本沒有機會在兩家巨頭把持的市場上分一杯羹。
  他說:“我認為,在沒出現‘顛覆性力量’時,沒有幾家公司真正有實力挑戰波音或空客——顛覆性力量可以是技術性的,可以是市場性的,也可以是戰爭。”“那將需要一場很大的變革,”他說,“我認為,那一天終會到來,只是我在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了。”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海南島

iu37iunj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