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記者高志強文圖
  閱讀提示|林州市合澗鎮馬軍池村村民侯全江夫婦19年前抱養了一個男嬰,取名侯堯文。8歲時,侯堯文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,養父母變賣家產為他治療十年。今年,侯堯文再次被確診為白血病,高額的醫療費用,讓這個貧困之家幾乎難以為繼,但其養父母不放棄,表示傾家蕩產也要為孩子治療。
  7月4日,在林州市第五人民醫院,躺在病床上的侯堯文告訴記者,等他病好了,想談個女朋友,然後結婚生子,好好孝敬養父母。
  【一病十年】養父母變賣家產為他治療
  7月4日上午,記者專程來到林州市第五人民醫院,多年的病痛折磨,嚴重影響了侯堯文的身體發育,已經19歲的他身高不到一米六,體重不足80斤,但依然可以看出他是個眉目清秀的帥小伙兒。
  8歲那年,侯堯文突然出現流鼻血、發高燒等癥狀,經檢查,被醫院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。從此,侯全江帶著小堯文輾轉安陽、鄭州等地各大醫院,開始了漫漫求醫路。“生活再苦再難,我心中始終有個信念,那就是只要堅持,孩子的病也許明天就會好。”
  為了給小堯文看病,侯全江變賣了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,借遍了親朋好友,甚至賣掉了老家的宅基地。就在堯文17歲那年,奇跡真的發生了,病了近10年的堯文終於病情穩定,身體各項指標趨於正常。一家人終於如釋重負,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。
  看到日夜操勞、未老先衰的父母,懂事的小堯文決定外出打工掙錢,早日還上看病欠下的外債。
  【又患重病】養父說“上街要飯也要讓孩子住院”
  就在侯全江一家為新生活奔波忙碌時,一個噩耗再次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平靜。
  今年5月初,在鄭州打工的侯堯文再次出現了頭痛、發燒、流鼻血等癥狀,但他卻沒有告訴父母。
  “家裡為了我已經欠下好多債了,我不想再讓他們為我擔心著急。”侯堯文抹一把淚說,因為頭疼得厲害,他只能躺在出租屋裡,流鼻血時就用紙堵住鼻孔。就這樣,他堅持了20多天,因身上不斷出血點,他趕到省人民醫院檢查。這次,他被確診為白血病。
  6月5日,侯堯文再次住進了醫院,醫生告訴他,最好的治療辦法就是能找到與他匹配的骨髓,進行骨髓移植。但約40萬元的手術費用,對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庭來說,無疑是個天文數字。侯堯文在省人民醫院住院半個月後,因無法承擔高額的住院費而回到了林州老家。
  6月23日,因得不到有效治療,侯堯文病情再次惡化,多次昏迷。養父母只能為他準備後事。就在侯堯文即將被穿上壽衣時,他哭著喊道:“爸,媽,我還沒有死,我不穿這死人的衣裳!我還想活著,我還要給你們養老盡孝呢!”
  孩子的求救聲,讓侯全江痛徹心扉,他當即發誓:“只要孩子不咽氣,我就不能放棄,就是傾家蕩產、上街要飯也要讓孩子去住院。”當天,侯堯文被送往林州市第五人民醫院進行搶救。
  【心愿難了】“我不想死,我還沒來得及孝敬他們”
  “目前除了在醫院輸液維持,就是等待骨髓配型。”侯全江說,為了兒子能早日配型成功,他曾通過朋友到吉林通化,試圖尋找到侯堯文的親生父母,因為19年前,他們就是在通化的一家醫院抱養了剛出生不久的侯堯文,但目前還沒有音訊。
  “這十幾年為堯文看病花了不下三十萬,如果配型成功,骨髓移植大約需要40萬元,後續的治療費用更是無法計算。”侯全江說,家裡的全部收入都靠他在建築工地上打工,每天工資100多元,妻子沒有工作,並且身體不好,需常年吃藥,去年他69歲的老父親也患了賁門癌。如今,堯文的住院費用都是親戚朋友幫忙交的。
  侯全江告訴記者,他現在最大的煎熬就是既希望能配型成功,又害怕配型成功後沒錢給孩子手術。侯全江說,為了孩子,他願意捐出身體的所有器官。
  “父母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我,特別是生病後,這十幾年來,他們拼命掙錢、賣房賣地給我治病,鼓勵我。但直到這次住院才知道我不是他們親生的……”想起養父母為自己付出的一切,侯堯文泣不成聲。
  “我不想死,我還沒有來得及孝敬他們!”侯堯文告訴記者,他雖然已19歲了,但常年的病痛折磨,使他不能像同齡人一樣正常生活。雖然他還沒有談過戀愛,但他希望病好以後也能結婚,和愛人一起給養父母盡孝。  (原標題:直到這次住院,才知自己非爹媽親生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u37iunjpn 的頭像
iu37iunjpn

海南島

iu37iunjp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